慕江

周围朋友的高度决定你的高度。
要遇弱则强,遇强更强。

【少暗】生死劫

【少暗】生死劫

*年下
*交党费
*剧情杂乱你们随便看看
*糖中带刀?(其实就是刀哼哼唧唧_(:з」∠)_
*什么?情人节?我不知道啊(顶锅盖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你问你的佛,能渡苦厄,何不渡我。

壹.

金陵城中一直有个传说,说在月黑风高的夜晚,总有一个暗紫色的身影在黑夜中穿梭。
但他可不是什么好人,他是江湖上臭名昭著的杀手暗香。
城中府衙的悬赏榜上,他是永远的榜首。
可毕竟没见过,小孩子们也对这个故事满不在乎,只当作是长辈吓唬他们的话,其目的在于不让他们夜里偷偷跑出去玩儿。

贰.

一日,城中来了一位大师,其实说白了也就是和尚,那和尚被大家唤作少林。听长辈们说他是来帮助金陵城的衙役们捉不干净的东西的。
小孩子们不知道从哪听说了他会讲很多故事,也不管这传言到底是真是假,连忙聚集在一起去找那和尚。
少林刚从衙门回来,一推开暂住的小院外的篱笆门,看见里面堆在一处的孩子们,愣了愣。
“大师回来啦!”
“大师大师,能不能给我们讲个故事呀?”
“大师,我们是真的很想听故事的!”
“能不能讲一讲大师平时都是怎么降妖除魔的呀?”
“大师能不能打得过暗香啊!”
这声问话来得有些突兀,少林愣了愣,问那孩子。
“暗香?”
那孩子眼睛亮晶晶的,上前一步,昂首应道:“对呀!他不是很厉害吗!”
还没等少林回话,他身边的孩子就按捺不住了:“你还问这个干嘛呀,那坏蛋死都死了,你怎么就这么喜欢歪门邪道啊?”
叽叽喳喳的声音很快就小了下去,孩子们发现少林愣在了原地,就像一尊雕塑一般,静得格外吓人。
“大....大师?”

叁.

少林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。
那个时候他还是一个孩子。

那天暗香接了任务,信条上说雇主的仇家是个有钱有权的大户人家,强征了他家几亩良田,又掳走了他老婆儿子。他本人病了几天才好,刚找上暗香背后的组织诉完苦,就咽了气。
本来若是一般的杀手,要杀谁都要给报酬的。但暗香不一样,准确来说,他们的组织都与其他暗杀组织不一样。
这个组织专收孤儿,宗旨虽是以杀止杀以血止血,却对贫穷或身负仇恨之人格外怜悯。
暗香倒也不在乎钱,他留在组织就是为了报答掌门的恩情,钱什么的,在他眼里根本不管用。钱这个东西怎么比得上掌门和师姐们的吩咐呢。
可他却动了额外的恻隐之心。
他看着那个才十岁的孩子开开心心的跑回来,看着遍地狼藉与亲人的尸体,连哭都哭不出来。
“跟我走吧。”
他朝小孩儿伸出手。
“大....姐姐?他们....都怎么了...为什么没人陪我玩?”
暗香脚底踉跄。他蹲下来看着小孩儿亮晶晶的眼睛,道:“小孩儿,你看清楚了,我是男的。还有....他们都死了。”
小孩儿不懂死是什么意思,眼中带着满满的疑惑。
暗香于心不忍。
“想去看星星吗?”
“想。”

肆.

时间总是如流水一般飞逝,转眼已是一年有余。
一晚,暗香完成了任务回到破破烂烂的小茅屋,一眼就看到小孩儿跟另一个脑门儿锃亮、山羊胡蓄得老长、身着金红袈裟的老和尚站在一起。
那老和尚见他进来,只是瞄了一眼便低下头诵起经文。念得暗香脑仁儿子疼。
“大师,有什么话不妨直说?”
那老和尚一手握着禅杖,另一只手竖在跟前朝他施了一礼。
“施主所造杀孽太过深重,且贫僧与这孩子甚是有缘,不如将他交于我,也好了却施主之愿。”
暗香嗤笑一声,看向小孩儿。
“喂,你跟不跟他走?”
小孩儿看了看和尚,攥了攥拳头,暗地里下决心:一定要好好跟着大师礼佛,来渡这个心地善良却杀孽深重的大哥哥。
他跑向暗香,小声道。
“你要经常来看我,要带我去看星星。”
暗香摸摸他的脑袋。
“成,那你走吧。”
小孩儿跟着老和尚走了,暗香却一直背对着他们离去的方向,没看到小孩儿的一步三回头。

伍.

又是一年,这日小孩儿正在做晚课,隐隐约约听见梁上有猫叫。
他正纳闷儿,为何庙中会有野猫出没。眼神疑惑地向上瞟,看到一丝儿暗紫色的残影。
——暗香。
小孩儿趁别人不注意,偷偷溜了出去。

“喵,唉唉!这儿这儿!跑过了!”
暗香看着小孩儿跑过去,有些无奈地小声提醒道。
听见这话的小孩儿踮着脚走回来。
“大哥哥!”
却没看到人。
“我在这。”
暗香偷笑——他隐身了。
他本意是像看到小孩儿哭的。可这死小孩儿天生没有泪腺似的,就是不哭,呆呆傻傻地杵那站着。
“算了。败给你这破小孩了。”
显出身形,暗香拎着小孩儿后领就往寺外飞。
两人在夜色中穿梭了很久,终于落到一片地面上。
小孩儿低头看看脚下的青瓦。
“这是哪啊?”
“武当的金顶。”
暗香打开了话匣子似的,滔滔不绝地给小孩儿讲江湖上的趣闻。又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坛子酒,还故意逗了几逗小孩儿,想骗他也喝一喝。
“这东西,出家人早已戒了。”
看着小孩儿一本正经的样子,暗香不禁调侃他道:“不是吧,你倒真的学起和尚那一套了?哈哈哈哈那可怎么得了。”
小孩儿没答话,心里默念道:为了大哥哥,有什么不得了的。
深紫色衣服的人揽过小孩儿的肩,给他指明天空中的星辰。
“那,就那,那叫启明星,就是能指引你方向的星星。”
“说实在的,他们武当什么都不好,就金顶我喜欢,在这儿能看的又高又远。”
暗香又要说什么,却听小孩儿鬼使神差问了一句:“那你,还有哪些喜欢的东西呢?”
暗香笑出了声。
他笑得有些轻浮,揉了揉小孩儿才到他胸口的脑袋。
“我喜欢的?我喜欢的多了去了。”
小孩儿脸色煞白地抬起头,复又低下去。他分明看到小孩儿的肩膀一抖一抖的。
幽幽地叹了口气,道:“当然,包括你。”

陆.

那一夜后,暗香很久都没再来找他。
而当年那个十岁的小孩儿,现如今也成了一位小有名气的人物了。
人们唤他,少林。
师门要少林外出游历,他也正有此打算。一来可以打听暗香的下落,二来可以更好地领悟禅机。
和尚都是光头不错,但少林却执意带发修行。当他褪下袈裟,放下禅杖,换上一身广袖衣袍,倒还有那么一股子书生气。
他回过金陵,也去过武当,甚至不顾性命危险找去暗香背后的组织。却都一无所获。
那人到底去哪了呢?
少林实在是疑惑不解:为什么那人不回来找他,一场别离就是十年。

直到某一天,少林来到江南,夜间正要就寝,却忽然感受到一阵凌厉的锐气。
——一把飞刀将一张信纸钉在了柱子上。
他取下飞刀,看了信纸,脸上瞬间失去了血色。
信纸上写着:今夜子时,暗香灭门鸡鸣寺。
顾不得再多想,少林拿起禅杖就往鸡鸣寺赶。

少林知道暗香是杀手。
但他没有亲眼见过他杀人。
可是,这张信纸,撕毁了他所有的想象。

暗香看着匕首上还未流尽的鲜血,眼神里是他从没有见过的漠然,仿佛人性泯灭。
明明这个人在他面前都是那么温柔,为什么?
少林如今才觉得“我要渡他”的决心是多么可笑,“我要护他”的爱意是多么牵强。
“来啦?”
暗香扯出一个苍白的笑。
“暗香。你杀孽太重。”
转动匕首的动作愣了愣,暗香道:“现在都不叫我大哥哥了?我可是比你大七岁。”
不语。
“你这样子还真好看。”
暗香走过去,清瘦的面庞在月光的照映下显得可怖。
少林站在原地,看着暗香走近自己,还带来一阵暗香,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。
“你这小孩儿,死倔。”
那人像是喝醉了酒,竟说起胡话来。
“就不会看人脸色吗?!老子根本不想让你去当什么狗屁和尚!”
院落外有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。
暗香勉强笑了笑,声音轻得像他的名字一样,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。
“有人来抓我啦。”
少林上前一步,欲言又止。
突然,暗香毫无预兆地喷出一大口鲜血。
“哎呀.....弄脏你这袍子了...”
终于按捺不住,少林放下禅杖,抱住了眼前的人。
他在他耳边道:“跟我走。我渡你。”
“不用啦。我杀孽太重,你渡不了的。”

柒.

暗香喝醉的那天晚上,其实说了句他自己都不甚清楚的话,却被少林记得清清楚楚。
他问少林:“你们的佛祖....什么都能渡吗?”
少林迟疑地点头:“嗯....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“哈哈哈.....那你的佛,却连人间这么多苦厄都渡不了,结果却是我这个该下十八层地狱的人来渡的。”
暗香仰天大笑,甚至笑出了眼泪。
“可是能渡苦厄又如何呢,始终渡不了我。”
“喂,小孩儿。你问问你的佛,能渡你的苦厄,何不渡我?”
你问你的佛,能渡苦厄,何不渡我?

捌.

故事讲完了,小朋友们都有些郁郁。
少林温和地笑笑:“好了,已经很晚了,该回家了。”

玖.

其实少林隐瞒了一个事实——暗香没有死。

拾.

“你可真是不让人省心,暗香哥哥。”
“死小孩儿你今天吃错了什么药?!”
暗香被这一句哥哥叫的毛骨悚然。
这小孩儿几百年没叫他哥哥了,这是怎么了?突然转了性子?
“不。”少林笑笑,“我只是在想,该怎么罚你。”
少林故作受伤道:“你总活在别人的对话里,可我却只想让你活在我心里。”
暗香红了红脸。
去你妈的出家人不打诳语,这死秃驴说起情话来一套一套的。
“咳...那你说,怎么罚?”
“让我佛渡你。”

拾壹.

据邻家翠花说,昨儿个夜里,大师的屋子里总传出一些呻吟和浓郁的香气。

END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终于肝完了我好累。
说强行he就强行he。
呵,虽然情人节我一个人过(不我有江澄×)但是我还是不能烧同性恋(。

评论(2)

热度(6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