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江

周围朋友的高度决定你的高度。
要遇弱则强,遇强更强。

【江澄与你】摆渡人

    摆渡人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*摆渡人设定(略有改动)
    *“I exist because you need me.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看清了他的样子。
    俊美又锋利,像一把淬了毒的精美的匕首。
    他很高,大约比我高出一个头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他似乎也在看着我,待我走近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喂!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向他挥了挥手,但僵硬的双手挥舞起来毫无美感可言。
    又穿过一片水塘,我终于来到了他跟前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你好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不知该怎么打招呼,手指紧紧绞着衣摆,低着头。
    他点点头。
    见他没有动静,我才缓缓抬头。
    那双杏眼盯着我,倒影出我的模样。深黑色的瞳孔边缘镶嵌着一圈浅棕——像一圈水钻。却更显出他眼中的,淡漠。
    我有些不快,语气带了点急躁,扬了起来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你是摆渡人?你叫什么?”
    我这才敢开始打量他。
    一身江湖侠客模样的装扮,深紫色的束腰紧紧箍住他的腰身,领口略略长了些,却未挡住侧脸。额前散下些梳不到的头发,服服帖帖地垂在颊边,剩下的长发则用一根紫色的发带在脑后束成一个马尾,随着微风与长长的发带荡漾着。
    我皱了皱眉,继续道:“这身衣服又是怎么回事,我需要用文言文跟你交流吗?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他似乎不觉得自己的装扮有不妥的地方。闻言也只是皱了皱眉,语气不怎么好,启唇道:“江澄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什么嘛!
    我愤愤地想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还未回神,眼前紫色的身影便已走出一大截。
    “磨蹭什么?快跟上。”
    他没回头,只是这样催促。
    我又想起杏眼上那对细眉,两把锋利的弯刀似的。
    撇了撇嘴,腹诽道:是个不好相处的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好不容易追上了他,我气喘吁吁道:“喂!江澄,你能不能走慢点?”
    江澄慢了下来,回头看了我一眼,从腰间取下一个水壶递过来:“渴吗?”
    我抬头看了看他,仍是没什么表情,于是接过水壶,也故意用冷淡的语气道:“谢谢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但是我实在渴的不行,灌了自己好几口水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把水壶盖上递回去。他拿过水壶放好,见我休息得差不多了,便继续往前走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喂!没必要这么赶吧!”
    我在他身后喊道。希望他能发发善心让我多休息一会儿。
    可是他没有。
    “不行。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,必须用最快的速度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气得找了块平整的石头一屁股坐下了。
    “怎么?”
    他没回头,声音清越。
    “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摆渡人。”
    我小声嘟囔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他的表情终于松动了些,脚步开始动起来,转身朝我走过来。
    或许他气场太强,我竟觉得他是想来把我打一顿。
    可是他没有。
    他只是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站定,然后问:“那你觉得,怎么样的人才是摆渡人呢?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刚才的紧张情绪消退了下去,我略略平复自己有些狂乱的心跳,道:“肯定不能像你这么,阴鸷。不……也不对,也许是冷淡。反正我觉得摆渡人应该是温暖柔和的人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耳边传来他的笑声,虽然很好听,可我不知道为什么竟听出了讽刺和无奈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什么意思?”我有些气鼓鼓地站起身,质问道。
    他仍是笑着,本来圆圆的杏眼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,笑意却不达眼底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先走吧。”江澄也站了起来,“看到那了吗?”他伸手指了一个方向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顺着他的指尖看过去——是一片湖泊,种满了莲花的湖泊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回过头,道:“看到了,怎么了?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那边有一间房子。”他走了几步,回头,紫色的发带绕了几圈在他手边垂下,“到了那儿再说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你说的!不许反悔!”我连忙跟上他的脚步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又是一个水塘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捡了块还算平整的石头打起了水漂,见前面那人不知疲倦地向前走,又连忙追上去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你真冷淡。”我又嘟囔道,“有点,有点令人厌恶……”
    “是吗?”他声音有些小,道,“已经习惯了。做摆渡人之前,我也背负着莫须有的厌恶和骂名。”
    “你是死后才做的摆渡人?”
    我有些吃惊。
    他又笑了笑:“是啊。我说我不想再投轮回了。”他低了低头,脚步慢了下来:“其实我是个胆小鬼。活着……啊,是个离我很久远的名词了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江澄说完,回头看了看我,又摇摇头道:“为何要跟你说这些……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沉默着,不知如何接话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就在沉默间,我们来到了那片湖泊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这时天已经开始黑了下来,四周传来低哑的嘶吼声。我害怕的缩了缩脖子。
    江澄取下手上的戒子,片刻后幻化出一条紫鞭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是鞭子啊……”我小声嘟囔道。也不知为何要关心他手上的戒子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站到我后面去。”
    他的声音被风的呼啸和衣袍翻飞的猎猎声掩盖了大半,我却听清楚了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他的背影并不厚重,甚至可以说得上单薄。可是在他身后的我却奇异地安心。
    虽然我才说了讨厌他之类的话,可他似乎天生就有一种魔力,能把令人绝望的孤独扭转成同甘共苦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那些能发出嘶吼声的东西渐渐逼近——是一团团没有形状的诡异至极的黑影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江澄手中的紫鞭凌空一劈,发出阵阵锐啸。
    但那黑影却毫无惧色,虽然我并不知道他们有什么表情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他执着鞭子击退疯狂的怪物,道:“小心别分神!那些怪物会绕过来。我腰侧有一柄剑,你拔出来应该能抵挡一阵子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手忙脚乱地抽出挂在他腰侧的那柄剑,双手握着剑柄竖在面前,努力回想以前在电视上看过的一招一式,却听到他不真切的低沉的笑:“不用那样。他们怕极了三毒,你只要举起它就好了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闻言我刚要点头,却猛然愣住了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?!”
    “进了屋再说。”
    江澄现在根本无法分神,饶是他伸手十分敏捷,又有武器加持,却斗不过这些怪物的人海战术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可我不会善罢甘休:“喂!我拿着三毒呢,不会有事——啊!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有怪物趁着江澄片刻的疏忽抓伤了我的手臂。
    那道伤痕虽然不致命,但却十分深入,有刺骨的寒气顺着我的手臂往上窜。
    疼痛使我抓不住三毒,那把刻有繁复而华丽花纹的剑摔在了地上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有更多的黑影前赴后继地想我袭来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疼痛和不安涌上我的心头,像潮水一样试图吞没我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江澄!救救我!江澄!江澄!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他的声音听不真切。
    “镇静一点!我还在这里!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就要魂飞魄散了吧。我丧气地想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忽然,几乎在我快要放弃挣扎的时候,我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再坚持一下,很快就到了。”
    江澄的声音穿透厚重的黑暗,像是一束最明亮耀眼的光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直击心脏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可那黑影仍坚持不懈,企图把我拉进黑暗。
    “江澄——”
    “我在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感受到从他胸腔传来的震动和温度,不禁把头埋得更深了点。
    他似乎察觉到我的不安,声音没了之前的棱角,有些生硬地柔声安慰:“还有我呢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江澄抱着我,我们渐渐靠近了那间屋子。
    终于,我的双脚接触到了坚硬的地板。江澄放下我后便“砰”的一声关上了门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惊魂未定,徒劳地捂住耳朵,试图赶走那些挥之不去的令人惊恐万状的嘶吼声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我们安全了。这是间安全屋,那些怪物进不来的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也许他本想安慰我的,却在说了这两句话之后卡住了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你……我都说过了,进屋再告诉你,为什么非要问个究竟?现在是较真的时候吗?!”
    江澄语气不善,几秒钟前的温柔全部消失殆尽,可他字里行间又都透出了关心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不知为了什么,也许是那些恐怖的黑影冲击了我,我突然哭了出来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江澄愣了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…对,对不起……我不是故意生气的。你……唉,你别哭了行不行?”他似乎不知道怎么安慰流泪的人,有些手足无措,随后想起什么似的从怀中掏出一方手帕递给我,“…这么久了还这么喜欢哭……擦擦吧……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抬起头,透过朦胧的泪眼看向那方手帕,又看向江澄。
    那双杏眼终于回归了本真,不再被它的主人故意瞪得凶狠。
    他的样子似乎和记忆里某个人的轮廓重合了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扑上去抱住了他,道:“谢谢你,江澄,谢谢……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想,也许很久之前我遇见过他,他也这样救过我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江澄被我抱住,僵硬得如同一尊石像,过了好久才如梦初醒般伸手轻轻环住我。
    我在他胸膛闷闷开口:“现在可以跟我说是怎么回事了吗,那些怪物又是什么?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你…你可不可以先放开我……我不太习惯…”
    “噗。为什么啊,为什么不习惯拥抱?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很久以前的事了…”
    他看我一眼,也许看出了我好奇的神色,而他又似乎不太愿意提及往事,便连忙转移话题,“先说你的问题吧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点点头,从屋子里搬来两把陈旧的椅子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第一,我的确是你的摆渡人,而我的样子是按照你的意愿变化的;第二,刚才那些黑影是你心中的阴郁,他们会想方设法让你留在这里,如果被他们抓住了,你就会……死在这里。”他顿了顿,又补充道,“其实,这里的一切都是你内心的映射。你也知道,我们一路过来涉过许多水塘,那都是你曾经的创伤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疑惑地望向他:“你的,你的相貌……是按照我的意愿,长得?!”
    他点点头,道:“包括性格也是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可是我觉得你很熟悉……”
    “你相信人有前世今生吗?”江澄的声音压得很低,嗓音因此惹得人心尖发颤——这些话他本不该对所引导的灵魂说的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信!我信!”我凑近了些,想要听清楚他接下来的话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每个人都有一个唯一的摆渡人。每一次那个人去往轮回都由那唯一的摆渡人引导。说不定你天赋异禀,记起了前世引导你的我。”
    “但你不是说,你的相貌是按照我的意愿变化的吗?我不可能每一次都把你想象成,这个样子吧?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江澄没有回答我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嗯,那换个问题吧。你怎么知道被黑影拉下去会死在这里啊?这是我内心的映射,应该不会有能伤害我自己的东西吧?而且我不是已经死了么,还会再死一次么?”
    我见他脸色有些难看,急忙换了一个问题,却不想这个问题让他看起来更加阴郁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啊…也许我真的见过你呢?你……你能告诉我以前的事吗?”
    “明天再说吧。”
    江澄收了鞭子变回戒指套回指上,喃喃道:“希望你永远不会知道这些……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见他这幅神色,我才恍然明白,原来我把他神化了。
    他是摆渡人,不管有没有存在过,都是“人”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你或许真的存在过。”我笑了笑,“可能你自己无法证明。但没关系,现在我能替你证明了!”
    “嗯,也许吧。”
    他最后对我笑了笑,又变回初遇的那个江澄了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第二天天气很好,不知是不是因为跟江澄谈了那些话,我心情很好的缘故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们就要离开这片莲花湖,去往下一个安全屋了。我却十分舍不得这个地方。只因这个地方带给我熟悉依恋之感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再不走就来不及了。”
    江澄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小土坡上,看我无聊的把戏。
    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只是想起了很多事情。而且昨晚你说的那些话我想了很久,似乎跟那些事情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吧。总之就是,剪不断理还乱。”
    昨天晚上辗转反侧,一直在想这些事情,在想江澄究竟是谁,自己究竟是谁,在想这片荒原过后会去到什么样的地方,在想下辈子还能回到这里、还能见到江澄吗。
    可是什么都没想清楚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江澄愣了很久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正要起身,他突然走过来抓起我的手。我被他吓了一大跳:“怎么啦?”
    他不答话,只是拉着我往屋子后面走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就在我疑惑时,一片更大的莲花湖出现在了眼前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那你还能记起这里吗?”
    他声音有些闷,似乎带着点强忍泪水的鼻音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这里是……”
    “九曲莲花廊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江……晚吟?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还好吗?”
    江澄在我面前弯下腰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缓缓抬头,看见他的刹那,心中的防线轰然崩塌。
    我感觉自己声音有些沙哑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江晚吟?”
    “江晚吟…”
    江晚吟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这是个在梦中萦绕过多次的名字,我死后仍然记得,在这片荒原上仍然记得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我记得你!”我看着他,道,“可我为什么记得你?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…等等,他是死后才做的摆渡人。
    他说被那些怪物抓去会死在这里……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你是不是救过我。”我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。
    “……是啊,我是摆渡人。保护你是我的职责。”他道。
    “可你是死后才做的摆渡人!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他不答话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告诉我,到底发生了什么?!”我突然想到,“我是不是在这里死过一次?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盯着他的眼睛,能看到深黑色瞳孔周围的浅棕渐渐向外扩散——如同涟漪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随后他猛然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,偏过头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不要骗我——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!你没有权利骗我!”
    我近乎歇斯底里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你不该知道这些!”他连忙打断我,闭了闭眼,“走吧,不要再想了。过了这片荒原,你就重新入了轮回,不会再记起我。走吧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不!等等!江澄!”
    “你听我说!”他深吸一口气,强硬地拉起我的手迫使我走向轮回,“你不该记得我,所以才会有轮回。你只需要明白一件事情,从这里一离开,你就会忘记这里的一切。你会有一个崭新的世界,不是这片荒原;你会遇见更值得被铭记的人,不是我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江澄!!!”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拉住他,大口地喘着气,“是不是为了救我?是不是因为我曾在这片荒原上死去,是不是为了救我你才做了摆渡人?!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……不是…不是。我只是你的摆渡人而已,至于我是怎么成了摆渡人,跟你没关系。你不会记得我,而且如果我想,我也不会记得你。”
    “对不起,请你忘掉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忘掉?
    能忘得掉吗。
    但是,既然让我忘掉是你所期望的,那就忘掉吧。
    或许这样,我们两个都会好受一点。我会一直被蒙在鼓里,每过一百年见他一次;他会带着这个秘密做个不死不灭的摆渡人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要去下个安全屋了。”
    他又变成了那个把真正的自己封闭起来的江澄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这次我们浪费了太多时间,还没看到房子天就已经黑了下来。就像被人蒙上了一块黑布,无端压的人心里发紧。
    嘶吼声如影随形,亦步亦趋地跟着我们,似乎在等待时机,好把我拖进更深的深渊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团紫色的幽火。
    “捧着它。放心,你现在没有实体,不会烫到你。”
    江澄的声音被狂风刮进我的耳膜。
    我捧住了那团幽火。
    那火焰仿佛有生命般,我一接触到它,跃动的火苗便亲昵地缠上我的拇指,但很快又缩了回去,仿佛无事发生。
    我的眼皮疯狂跳动起来,心下油然而生一种怅然若失之感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你该忘掉。”
    江澄冷不防道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下一秒,我的意识陷入了混沌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





    我醒来时,正躺在一片草原上。嫩绿的草叶十分细小,在我颈边笑着闹着,挠我痒痒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……江澄?”
    我试探着喊了一声,却无人回应。
    “…江澄!”
    我的双唇开始哆嗦起来。
    奇怪,明明这里温暖如春。
    “江澄!江澄!!你回答我!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突然,我感到身后有脚步声。
    我猛然回头,看也不看便用力抱住了来人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随后我头顶传来一个冷厉的声音。
    “放开!”
    我吓得放开了手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来人一袭白衣,乌发用一根白色的发带高高束起。他见我放开了手,仍是皱了皱眉,眼神中竟还带点嫌弃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怎么?方才唤我的时候倒是急切,现在人在面前,怎的不吭声了?”
    他语带嘲讽,十分不屑地看着我,眼神像一把刺刀,让我无所遁形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十分惊愕。
    他是江澄?!
    我这才抬头仔细看了看那张脸。细眉,杏目…似乎无变化,但那双眼睛比之前的江澄更狭长一些;那对眉也更像两把弯刀了,无端端给这张脸添了两分凶煞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你是……我的摆渡人?”
    我咽了咽口水,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    却见他一副“你怎么净说废话”的表情。
    他见我定在了原地,一扬眉转身走了:“别指望我等你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江澄……”走了许久,我才敢再次开口,“你为何不穿紫衣了?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这话一出口,就让江澄停下了脚步:“我从不穿紫衣。”
    “那为什么我之前遇到你是穿的紫衣。”
    “之前?”他转身,“一个灵魂一辈子只能遇见一次摆渡人,哪来什么之前?”
    “就在刚才,我遇见了你,我知道了那些事情。”我试图把眼泪锁在眼眶里,却是徒劳,“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才,才做的摆渡人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白衣的江澄十分惊讶,眼神中的凶煞冷漠逐渐被疑惑取代,片刻后变成了无奈。
    我能看到那双与紫衣江澄相同的瞳孔渐渐放大。
    最后,他抿了抿唇,递给我一团白色的火焰。
    “你该忘掉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什么?!等等!!!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





   
    “不——!”
    我满身冷汗地从床上坐起,才发现这只是个梦。
    是个极其可怕的梦。
    我抱住膝盖,坐在床上低声啜泣起来。
    我在想,江澄这个人,真实存在过吗?
    我看了看窗外沉沉的黑夜。
    可是没人能回答我。我又躺下,希望做完这个梦,无论怎样,只要经历,就是美好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这个梦如我所愿继续了下去。
    我在梦里不停地奔跑着。
    我穿越了荒原、水塘、泥沼、森林、草原……我不知疲倦。
    终于,梦里的黑夜出现了一丝裂纹,有一线耀眼的白隔断了沉沉的黑色天幕。
    草原尽头有一个背影——是江澄。
    他转过身来,竟朝我笑了。那双杏眼弯弯的模样竟让我呼吸一窒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多笑笑吧,江澄,就算没有我在你身边。我这样想,不禁热泪盈眶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他朝我走来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你问我是否曾经存在过,我想,如果我真的存在,也是因为你需要我。每当你所坚持的与世界不符时,不要忘了,我还在这,我仍是你的摆渡人,你唯一的摆渡人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流着泪笑了。
    谢谢你,江澄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花了三四天写的手稿,又花了六个小时把手稿一字一句变成文档。我不敢说倾注了全部的心血,但至少我的心意到了。我文笔不好,不能描写出我心中一丝一毫的感受,可是此时此刻我站在这里,作为一个澄粉,我自己是圆满的。

这个设定是看了英国作家克莱尔麦克福尔的《摆渡人》有了灵感,里面有一句话“I exist because you need me.”翻译过来就是,如果我真的存在,是因为你需要我。

我觉得这句话很适合放在江澄身上,虽然我们都知道他不存在,但是如果我能问问他是不是真的存在,他也许会这么回答我吧。

非常感谢江澄,让我学会了坚强和勇敢。

我会继续爱下去的,我这辈子有多久我就爱他多久。

谢谢你,江澄。
也谢谢澄圈的每一个人。

评论

热度(13)